桦玖

LLer/希果海黛/新田惠海/小宫有纱/黄渤/抖甜甜/唐尼/Iron Man/盾铁/all渤主双黄/缠流子/爱德华/乙狩阿多尼斯/锤铁/鞠黛/互怼

【锤铁】重摹繁星

第一次写的锤铁
标题是马戏之王的一首插曲
时间线在无限战争之后
设定是锤铁双向暗恋
小学生文笔逻辑可能还有问题,只能求不喜勿喷了orz
写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好orz
ooc算我的
另外要是喜欢的话记得点颗小心心哦[笔芯]

  
——————————————————
2:48a.m.
复仇者基地中灯火通明,各路超级英雄聚在一起,嘈杂的音乐中混合着酒杯的碰撞声。
他们没有困意,战争的胜利似乎是一支强力兴奋剂注入了他们的大脑,麻痹了他们脑中的疲劳因子。
尽管如此,这里依旧有没有到场的英雄——我们的好邻居蜘蛛侠。他明白梅姨还在家里等他,毕竟他有一周没有回去了。再者说了,他的Mr.Stark严令禁止未成年人饮酒。
灭霸被打败了,他们又一次地拯救了地球,应该好好庆祝一下不是吗?
地上的空酒瓶愈来愈多,大部分人都醉了,横七竖八地倒在那——随便哪里都可以,呼噜声盖过了音乐声——或许是因为Tony·Stark把音量调小了。
算上自己只有六个人还稍微清醒着,Tony数了数,发现是他最早接触的那群朋友。
但是他坐的离他们有段距离,因为里面有一个和他撕破脸皮的金毛大个子,即使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了,但振金盾牌落地的声音总能让他回想起西伯利亚刺骨的寒冷。
他Tony·Stark可不是什么圣母玛利亚,他没有任何义务或是理由原谅一个曾想置他于死地的人。
这样想着,Tony喝了一口手中的伏特加,烈酒的辛辣让他蜜糖色的双眸变得湿润。
突然间,一个庞大的黑影笼住了Tony,另一个金发大胸坐在他面前,挡住他的所有视线。
“Hey,吾友,为何不和我们一起喝酒?”
Tony·Stark抬起头,举起手中的杯子在空中作出碰杯状:“Thor,还没来得及问你,这个怎么回事?”他指了指自己的眼睛。
Thor也一口饮尽杯中的酒,而后笑了两声:“眼睛?我姐给弄的。”
Tony看着他:“我们很久没有聊过了,就像我还不知道你有个姐姐。”
“其实我也刚知道不久,”Thor拿过Tony旁边的伏特加把自己的酒杯添满,“是很久都没有谈过了。”
金发大个子没有发现对方巧妙地转移了话题,完整地把诸神的黄昏给对方讲了一遍,还有自己新武器的由来。
“真有趣,阿斯加德的王。我想我应该这么称呼你了。”
“不了不了,吾友,还是叫我Thor的好。”
“Well,Thor,我想你应该知道我也不会这么叫你的,还是惊爆点男主的好——虽然你没有那头油腻腻的长发了。”Tony笑了一声,再次和他碰杯。
“或许换个新发型也不错。”Thor挠了挠头。
“对啊,事物总是要新鲜的好。例如在这里听你讲你全新的经历比一起叙旧更能激起我的热情。”Tony闭上了眼睛,黑暗之中,他仿佛又感受到了西伯利亚的雪飘落在自己被毁掉的反应堆上。
“So,你想听一个全新的故事吗?”

Tony停止了叙述,他平淡的语调似乎在讲的是别人的故事。喉咙有些干,辛辣的酒液又把它刺激地有些疼。
Thor期间一直沉默着,等Tony讲完了他才开口。
“Sorry,吾友,如果我当时在的话,你和Cap就……”
Tony用手指抵在他的唇上,阻止他往下说下去:“停下,Thor,你在那最多只能增加某一队的实力——极大可能还是Cap那方的。”
Tony浸润的焦糖色的双眸像一颗被对半切开的巧克力夹心糖,里面的巧克力浆缓缓地流出来滴在Thor的心尖上。
“不,吾友,实力增加的会是你们。”
Tony的眼睛中闪过一丝惊异,但很快就消失了,换成了自嘲似的笑意:“谢谢你安慰我,不过我想你可能喝醉了。”
“我没有,Tony。”
Tony没有再理他,因为他是真的有些飘飘然了,比如他不知道为什么会用手指触碰雷神的嘴唇,还在看到他喉结蠕动后自己吞了口口水。
“你相信我,Tony。”情急之下,Thor抓住了Tony的手臂,但在接触的瞬间,他的中庭朋友甩开了他的手。
幸好不大的尖叫声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
“Shit,”Tony甩了甩自己麻掉的手臂,“老兄你刚才漏电了?”
“你的新能力?”他又补了一句。
“Sorry……”
“God,我就说你喝醉了。”
这一电让Tony清醒不少。
“不,没有,Tony。事实上,我只是有些激动。”
“激动?激动什么?”
“我可以抱一下你吗?”
没有过多的言语,甚至没有等自己同意,Thor庞大的身躯便压在了Tony身上。
Tony·Stark敢保证,他人生中没有哪一次会比现在更加僵硬。在情场中如鱼得水的他从来只有让别人僵硬的份。但是这个带有酒味的、强烈侵占性的拥抱让他的大脑没法反应过来。
“Tony,我可能真的有些醉了。”金发大个闷声说道。
Tony不知道回答他什么,良久才憋出一个带有些许疑问语气的鼻音。
“真是太好了,我们能够再次见面。”
“Thor够了,我快喘不过气了。”
雷霆之神依旧没有放开的意思,他反而用下巴轻轻磨蹭着钢铁侠的肩膀。
“我不想放开你了。”
但是他最后还是放开了,一句话也没说,就像他索取这个拥抱时一样。
“没想到中庭的酒能让你醉。”没有责备,Tony甚至还想感谢他那个厚实又温暖的拥抱。
Thor摇了摇头:“让我醉的人是你,Tony。”
“我没想到我还能和你再一次并肩作战,再一次拯救中庭,这句话应该是我早就应该告诉你的,Tony。”
“我们再一次为了中庭而战,我们最终改写了繁星的轨道。”
Tony一言不发,只是直直地盯着对方。
“或许我的表述没能让你明白,只是我想告诉你,Tony,你做到了,我们都做到了。”
“什么?”
“一个英雄所有能做的事。”
You did all you could.
浓重的夜幕逐渐退去,鱼肚白渐渐布满了天空。
早晨的第一缕阳光,献给埋藏已久的、如今喷薄而出的情感。
fin.

似水年华(磊渤 双黄)

这儿是长期蹲在双黄坑里伸手要粮的丑旧x
这次实在被鸡条炸的厉害无法抑制自己的麒麟臂x
这几天在杭州旅游恰好去了磊磊的酒吧就想好了这篇文(虽然自己感觉内容和标题联系不大就是了OTZ)
第一次写文文笔有些稚嫩,不好的地方提出来我会慢慢改正的w
ooc算我的
————————————————————————
黄磊当年和刘若英拍似水年华时脸上还有藏不住的青涩,而今身为那家名为似水年华红酒坊的老板,脸上的青涩早就被成熟和脂肪掩盖住了。
这次《极限挑战》的拍摄凑巧在嘉兴,和其它五位兄弟完成拍摄后便只身一人前去乌镇了。
但是黄磊这次没选择酒坊所在的西栅反而去了东栅。
依照他的话来说,西栅远没有东栅有韵味儿。
三四月份的乌镇游客极少,没有暑期间摩肩接踵的盛景,黄磊很是享受一人漫步的那种闲适。
但是一个人始终有些不舒服,黄磊是很想带那个人来的,但是看着人录制完后立刻忙的不可开交便也止住了前去邀请人的脚步。
迎面走来一对小情侣,黄磊立即拉低了鸭舌帽帽沿,生怕引起骚动后破坏这难得的兴致。
不过人小情侣可没有多余的心思来理他,两人转身进了一家古色古香的店。
黄磊暗暗松了口气,继续往前走些。
江南的春雨来的很突然,所幸只有毛毛细雨跟着风偏了个向儿,不得不说雨丝轻柔地落在脸上很舒服,黄磊便也没买伞。
雨势过了一会变大了点儿,于是露出的那一小截刘海湿答答地粘在黄磊的额头上。不过他没怎么在意这些,用手随意拍开挡住视线的那一撮头发站在桥上望着随着雨滴滴落荡出圈圈涟漪的水面。
水乡果真名副其实。
这里的每条路都是由许多块有着数不清的凹凼的青石板铺成的,就连随处可见的小桥也是这般。远处笼在烟雨中的人家傍着流水,依着小桥,构成了一幅幅江南独有的画。
可越是这样绝美的景色,黄磊就越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他现在无比希望那个人可以站在他旁边一起欣赏这番风景,一起漫步在窄窄的小道上。
“渤儿。”黄磊不自禁喊出了这个名字,这个蛮横无理扰乱他神志的名字。
周围没人,黄磊重重的叹息声显得无比清晰。
黄磊忽然听到踏在青石板上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却没有心思去看,也没有心思去隐藏自己的身份,因为自己的心思最终被那个名字破坏得一干二净。
“黄磊?我说怎么一完就没人了,原来跑这儿来了。”熟悉的声音从黄磊身后传来,让人打了个激灵。
果真是配音系的,声音就是好听。
黄磊这么想着转过身去早就换上了同往常无别的笑容:“小渤儿?你怎么也来这儿了?”
“以前还没来过乌镇,想过来看看。”
黄磊贪婪地看着他面前的黄渤,从头到脚,一处不落。
倒是黄磊看着黄渤身上大部分被雨水润湿的那件卫衣皱了皱眉头:“小渤儿你怎么不打伞?”
“嗨,又不是暴雨大老爷们儿这么讲究干啥?”黄渤无所谓地笑笑却被黄磊强制拖去附近的小店买伞。
“自己挑个颜色。”黄磊掏出钱递给老板,让黄渤在一堆花花绿绿的透明伞中选一把。
“诶卧槽,黄磊你那大脑瓜子是不是瓦特了?随便拿一把得了,又不是小姑娘用得着选吗?”黄渤白了一眼今天有点不正常的黄磊拿了一把白色的。
随后黄磊仗着自己高一点主动承担了撑伞这个重任。
两个大男人合用一把伞难免有些挤,但是黄渤却一点没被淋湿,毕竟黄磊左肩上的衣料已经被浸透了,如果黄渤再被淋到那完全可以告这家店的伞偷工减料了。
两人穿梭在老房子之间的巷子里,黄磊领着黄渤去了这儿的几个景点,凭借着自己的满腹经纶清晰地向黄渤介绍着。
“可以呀黄磊,以后可以叫你‘黄大学问’了。”黄渤一出景点就开始打趣黄磊,黄磊只是嘿嘿笑着。
后来遇到一家饮品店于是两人人手一杯酸梅汤美滋滋地吸着。
东栅快走到尽头了,两人准备过一座桥然后从另一头回去。
两人并肩走着,几乎占满了整个道。
黄渤发现后笑开了:“黄磊你可得减减肥了,万一这还有其他人可就过不去了。”
黄磊委屈地瘪瘪嘴:“那可没办法谁叫我做菜这么好吃呢?要是小渤你和我在一起说不定比我还胖。”
黄渤听到最后一句是傻了眼,耳尖泛着粉红。黄磊也意识到自己不小心把心里想的话说了出来有点慌张地解释着:“不是,那个,我……小心!”
黄磊突然一把把黄渤拉过来圈在怀里顺势转了个身把他护住,自己背朝着外面。
一辆蓝色的电动三轮车满载着旧书朝桥这边驶来,经过他们时车上一处翘起来的地方不小心划伤了黄磊的背部。
三轮车司机赶忙下车道歉,发现伤口后连连请他们到他家去处理。
黄渤本来正因为在黄磊怀中羞红了脸听到他轻声倒气后心也被提到了嗓子眼。
司机师傅家处理伤口的药品挺齐全的,黄渤替黄磊接受他的道歉后让人先去工作并表明自己可以帮黄磊处理伤口。
黄磊裸着上身躺在床上,鲜红色的伤口在他的背上无比显眼,但他在看到黄渤一脸担心地拿着药进来时忽然觉着没事了。
“嘿嘿,小渤果然没说错,我要是再瘦点就没事了。”黄磊趴在自己手臂上一脸轻松地笑着。
黄渤却黑着脸走过来,小心地用沾了碘酒的棉签给人的伤口消毒。
“什么时候了还贫嘴。”
“嘶……”药水碰到伤口那一瞬间的疼痛让黄磊倒吸了一口凉气。
“怎么了?疼吗?”黄渤担心地询问着手上的动作又变轻了。
“没,看着小渤我就不疼了。”黄磊盯着他温柔地笑着。
黄渤感受到来自黄磊的视线后顿了一下,然后继续替人清理伤口。黄渤庆幸着屋内光线昏暗对方看不见自己脸上的红晕。但是他的对手是只老狐狸,眼尖的他一眼就看穿他的变化,
黄渤觉得被黄磊盯得有些不自在,体温越升越高,脸也越来越红,房内的气氛也愈加暧昧。
就着这暧昧的氛围,黄磊缓缓开口:“小渤儿,我好像喜欢你好久了。”
黄渤听到后手一抖倾倒出不少碘酒正好击中黄磊的伤口。
“啊!”黄磊被伤口传来的刺痛弄得直叫唤,心想不就是告个白,小渤儿居然舍得这么对他。
“啊对不起对不起。”黄渤也不顾自己红成番茄的脸,手忙脚乱地拿起旁边的纱布把黄磊伤口上的碘酒擦干净,还得注意手上的力道。
“上次去青岛的时候,从看着你下海捕鲍鱼那时候就开始了,”黄磊继续说了下去,“到现在,也一样,从来没变过。”
黄磊认真地盯着黄渤的脸,黄渤终于也被他那双大眼睛盯得心虚,弱弱地点了点头。
“我之前上学的时候听过师爷讲课,或许…应该…大概…可能时间比你长一点。”
黄磊听到后兴奋地挺起身,声音中的兴奋抑制不住以至于强行终止了黄渤给他上药的动作。
“真的吗小渤儿!你真的,不对,咱们真的两情相悦了?”
“诶诶诶,激动个啥,”黄渤无奈地把人按下重新趴床上,“我还有个条件。”
黄磊觉得此刻他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紧张地问他是什么条件。
“刚才酸梅汤落桥上了,一会给我买一杯。”
“好嘞。”
彩蛋1
后来黄磊知道黄渤录制结束后打的电话是订酒吧位置的,原本打算和黄磊小酌一下然后趁醉表白,结果得知黄磊去乌镇自己便从西栅找到东栅,衣服就湿了。
“小渤儿你真可爱。”
“黄磊你大爷!”
彩蛋2
下一期节目录制的时候小绵羊见到黄渤来了高高兴兴地唤他渤哥,哪知被随后跟上的黄磊敲了敲脑袋:
“徒儿,叫师娘。”
小绵羊仿佛知道了一些不得了的东西。